电竞投注

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讲真|电竞投注软件有哪些

香港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13/4),港澳办及中联办来个“两办声明”,就立法会内务委员会至今未选出正副主席予以“强烈谴责”,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被中联办点名谴责主持选举主席时“滥用权力”及“拖延程序”。

中联办的声明清楚点出郭荣铿“拉布”如何影响立法会和香港运作。“截至目前,多达14条法案未能及时审议,超过80条附属条例在修订期限前无法经内务委员会决定成立小组委员会跟进。”

与郭荣铿一起“拉布”的纵暴派议员也被中联办谴责,“少数立法会议员为一己政治私利,损害公众利益,阻碍立法会的正常运作,有违其就职时作出的誓言,更可能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并斥责这种行为曰“政治揽炒”。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的《就香港特区立法会乱象答记者问》较精简但更明确:“这种行爲无异于‘政治揽炒’。其所作所爲令人质疑有违有关宣誓誓言,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是会被法庭判失去议席,甚至入狱的,故郭荣铿及其同伙,霎时间被“两办”打蒙了!

不信,请看郭荣铿等人甚么反应,纵暴派和郭荣铿连接受无线电视访问也不敢,只发个声明了事。郭荣铿继续以子虚乌有的“三权分立”来误导市民。笔者曾任基本法咨询委员,在五年的基本法咨询期里,中央政府一直强调特区政制是“行政主导”,不是“三权分立”。

说到郭及纵暴派的声明,大家应会记得就在复活节假期前夕,高等法院上诉庭判决《紧急法》合宪,郭氏和其同伙实时一字排开,在记者前轮流发言,说和特区政府“奉陪到底”,气势何等嚣张﹗但今次为何不敢一字排开和“两办奉陪到底”?因为緃暴派色厉内荏,极怕来真的,而“两办”是会来真的。只是中央隐忍,一直没有出手而已。他们等了一个晚上,才敢在今早(14/4)11时开记者会回应“两办”。

纵暴派另一被打蒙的证据是,找位不愿开名的议员接受记者访问。纵暴派不是一直很“理直气壮”吗?为何要“不开名”?这也是心虚的表现。这位“不开名”的緃暴派议员说“两办根本未到非出手不可的地步”,这是典型的“夜行人吹口哨”,“两辧”罕有的发表声明,且国务院港澳办已明确点出“少数议员”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DQ已呼之欲出,只欠时间!其中一个可以考虑节点是今年7月立法会选举报名时,杀这些纵暴派人仰马翻。

何解?这又回到要驳斥这位“不开名议员”的另一谬论,他/她说“取消郭荣铿的参选资格,但民主派在法律界有极大优势,换上任何‘PlanB’、‘PlanC’参选也很大机会当选,建制派难以攻陷法律界功能界别议席”。这又是纵暴派不读中国历史,自以为是的表现。中共在解放战争时,看的不是一地一城的得失,而是全局,最后才会取得全国胜利。1947年3月,中共连经营了10年的革命圣地延安也可以放弃,以便牵制蒋介石的30万大军。到今天仍流传毛泽东说:“放弃一个延安,换回整个中国,合算!”。中国共产党人的气魄,又岂是只懂跟着美国政府尾巴转的郭荣铿等人会明白。

回说立法会法律界议席,若郭荣铿可能被DQ,纵暴派便要在法律界内找“PlanB”和“PlanC”,这会触发纵派暴内部龙争虎斗,波云诡谲。中央政府只要DQ郭,緃暴派内部想推倒郭上位的年轻大状(资深大状挂住搵真银,不想被立法会“困身”),可以由金钟排到铜锣湾呢﹗这一点,你道“两办”不知道?但这位“不开名的议员”当然不敢提这软肋!

至于纵暴派经常提到“不利建制选情”,这又是緃暴派另一色厉内荏的表现。纵暴派由去年1124开始不是一直在宣传“立法会过半”“35+”吗?又回到中共党人看“全局”的恢宏视野,和纵暴派的斤斤计较,绝对是云泥之别。从全局看,既然纵暴派信心满满会有过半,那么建制派的选情自然不会好,中央继续隐忍,帮不了建制派,反而大范围地DQ违反誓言的议员,不让他们参选,会令建制派选民见到希望,蜂涌出来投票。这不失为火中取栗的奇招。

这又回到纵暴派不读中共历史,不明中共的个性。1935年红军在贵州被至少五路大军包围,情况有点像今天建制派一样处于极劣势,几乎到了眼白白地看着自己很快被消灭,便别无他法的窘境(是否有点像今天建制派的境况);但毛泽东来个“四渡赤水”、“两占遵义”、“佯攻昆明”、“巧渡金沙江”,花了近5个月时间最终跳出了五路大军包围圈。没有这段历史,中共早便在历史的洪流中消失了,何来今天的带领中华民族作伟大复兴?中共当年能做到,今天坐拥全国执政优势,有14亿人民作后盾,会眼巴巴把香港的管治权拱手让给纵暴派?

当然昔日中共能扭转劣势,是因为有3万多红军这执手,否则毛泽东纵使如何神武,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逾十万计的蒋介石军队。今天中央政府在香港也需要特区政府作执手。笔者建议中央媒体主动询问选举事务处所有的选举主任的名单(反正黄之锋一定故忌重施,把这名单交给美国政府),然后向全国人民公布,看看这些选举主任会否“履职担当”,让全国人民一起来监察。难道美国人长臂管辖可以,我们中国人民监察,反而不行?更重要的是选举主任通常是D2(首长第二级),他们要更上层楼便必须晋升至D4(首长第四级),这是升任高层的重要门槛,中央政府应指示特首日后所有政务主任AO(AdministrativeOfficer)要升上这门槛,必须报中联办备案,待国家安全部门审查过后,没有对国家安全的不良历史,才能正式晋升。这样黄丝公务员只能退出官场或乖乖维护国家安全,DQ“港独”、“自决”或“违反誓言”的参选人。

国家安全和争取民主本来是没有矛盾的,英美自诩为现代民主典范,他们国民实践民主时是不会碰触国家安全的红线。徧徧香港的纵暴派自2013年开始便走上了以“民主”对抗国家,搅“颜色革命”的邪路。今天“两办声明”其实是敲响了“维护香港管治权”的战鼓,所以纵暴派不知所措,方寸大乱。“闻战鼓而思良将”,相信中央会在香港安排一系列良将,打好这场政权保卫场。还是那句话,“夺取治权”是赌人头的,但纵暴派最擅长的却只是“赌口水”。今天“两办声明”一出,緃暴派连实时站出来“赌口水”的勇气也没有了!

文/冯炜光(作者为香港特区政府前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网